主页 > O生活谷 >此时无声胜有声:「沙盘游戏」如何搭起聋人长辈间的桥樑 >

此时无声胜有声:「沙盘游戏」如何搭起聋人长辈间的桥樑

台湾高龄化议题席捲全国,社团法人新竹市聋人协会,感于大部分的聋人也渐渐在趋近高龄的阶段,为了能更贴近聋人长辈,协会邀请了我(心理师王嫊淩)带领聋人长辈团体工作坊,让他们更能接触人群并结交朋友。

在这个团体中,协会很用心的邀请了手语翻译员和听打员参与团体,除了可协助及时的翻译,也帮助我能及时核对成员们的表达。

然而,在这个团体中,有一般长辈与聋人长辈,怎幺将八位聋人和一般长辈,在一次性的团体中就建立信任关係,彼此互相认识,这是团体的挑战与难题。

我将这个团体定义为「沙盘友谊团体」,并期待在这一次团体中,成员至少能认出并记住大家的名字,再一起共同创作沙图。

使用沙盘而非语言的带领方式,是希望长辈能自在的表达自己,并安心地自由发挥自创造力与视觉的联想空间。透过游戏与创作的过程,促发长辈们间能够彼此互动连结。

团体开始,长辈们分别轮流摸着装着沙子的蓝色沙盒。一开始摸着,长辈各自说着冰冰的、凉凉的,需要手语翻译与听打的长辈,也透过手语告诉我们,他们感受到沙子的柔软,并且想起小时候到海边玩的时候;还有可爱的长辈,淘气地说沙子让他想到麻糬上的花生粉,在用手语翻译、让其他长辈了解后,大家都点着头一致认同说着:「还真的有点相似。」

此时无声胜有声:「沙盘游戏」如何搭起聋人长辈间的桥樑

和沙接触之后,我们紧接透过手语翻译,请长辈们先选出一个代表自己的物件,一个自己喜欢的物件,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物件。

为了让大家记得彼此的名字,我还硬性规定大家要记得各自物件代表了谁,并随时询问小物件代表着哪一位成员?长辈们了解之后,觉得是一个练习脑力的机会,于是纷纷专注的看着手语翻译与听打员的文字重点,了解每位成员的分享。

当开始分享各自选物件的理由时,本来把沙游中的小物件,当作是小孩游戏的阿福,看到缝纫机时,想起了自己小时候曾经因为很爱玩缝纫机,而伤到了自己的手的记忆。

他感叹着过了这幺久,如果没看到缝纫机,可能也不会想起来。另一位阿甜则表达着自己一直想做一张木製的椅子给自己当礼物,她感慨的表达:「老了,膝盖有些状况,走起路来大不如前,想为自己做张椅子,让自己好好的休息。」手语翻译的过程,我们也才知道阿甜是特别从台中坐车到新竹来,只为了参加此次的团体。

普同感 让长辈不觉得孤单

阿杏和阿兰奶奶分别想起了小时候,家里养鹅,鹅生蛋的美好记忆;然而,同时也最害怕就是蛇喜欢吃鹅蛋,因此她在最讨厌的物件里,选择了蛇。因为想起自己儿时看到蛇把鹅蛋吃掉的景象,心里头有些恐惧。虽然阿杏是用手语沟通,但透过手语翻译老师的告知,让我也能协助连结其他长辈,一起谈论和理解阿杏想表达的内容。

同样也有农村生活经验的阿兰,因为不熟悉手语,虽然很愿意表达,但若不仔细核对,会有些吃力。

然而,阿兰并不介意其他人是否了解她说什幺的眼光,持续很开心的和大家分享。所幸,经过不断地核对她的意思,便能了解她在说的是自己小时候在农村养鸡,鸡生蛋的事情。每次只要鸡生蛋,她就会到鸡窝帮忙捡蛋拿去卖。其他长辈专注的在聆听我的口语转达之后,也跟着分享了自己家里曾经养鹅和养鸡的生活经验,勾动了大家儿时的农村经验,像是养牛被牛撞伤、和鸡鸭玩在一起的纯朴生活。

这样一来一往的,让阿杏阿兰两人,有机会透过手语翻译员,去了解其他长辈分享的内容,在那一刻,无论他们是否聋哑,都因为有共同的农村生活记忆,连结了大家的儿时记趣。

当长辈们分享儿时共同的记忆时,可以让团体一开始的陌生和不安感降低,以及减缓长辈担心自己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,而带来普同感的经验。

身体的残缺,不阻碍我们一起体验人生

最后,我们邀请长辈们拿着手上的物件,各自在沙盘中放置自己喜欢的位置,集体共同创作沙图。

创作结束后,长辈们分享这是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一起创作的经验。阿福和阿甜以及阿兰的茶壶,放在了同一个地方,三人都觉得说自己的物件摆在一起,有茶喝坐在椅子上听音乐,能无忧的过着生活。虽然退休了,但还是会烦恼孙子的事,但现在有大家在一起悠闲着,对于自己的烦恼也豁达了许多。

阿福同时还分享了自己一个很特别的经历,他说起了家里的洗衣机有一次坏了,本想着就把它回收,可是懂得电机的他,运用了自己的所学,将洗衣机改造成早年的黑胶放唱机。这也是阿福个人对黑胶放唱机的收藏,发现洗衣机稍微调整一下机身,将黑胶唱片机放在上方,就能够透过导电播放音乐。

大家听了都啧啧称奇。阿福还很得意的表示,把黑胶伴唱机和洗衣机合在一起,总共花不到台币两百元,让在场的大家都深感佩服,阿福分享着如果没看到桌上的伴唱机小物件,他可能也不一定有机会分享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:「沙盘游戏」如何搭起聋人长辈间的桥樑

阿娇则是形容,沙盘就像我们活着的大千世界,可以接受我们不喜欢的蛇、老鼠一起生活在这沙盘之中。

阿庆分享着,在旁的手语翻译员打着手语,表达阿庆对沙图的创作过程的想法。他表示:有一种,我先跟我自己在一起,然后我看到别人所选的小物件,最后和大家在一起创作,感觉到自己的世界不断往外扩大。而他所选的佛祖也和另一位阿甜所选的荷花摆在正对面,阿甜比着手语告诉大家,荷花和佛祖摆在一起很适合。

本是放在屋顶上的佛祖,在大家分享着对沙图故事的联想时,佛祖却不断的中途从房子的屋顶上掉下来,惹得大家哄堂大笑,觉得佛祖可能不太喜欢在屋顶上,于是将他摆在荷花面前。且佛祖在沙图的正中央,大家都觉得有安定的作用。在坐信仰基督教的长辈,点头也表达着佛祖想选个好位置的认同,此刻看见彼此虽然信仰不同,但很投入的在谈论佛祖的位置。

让一般和聋人长辈共同参与团体,充满着挑战,如果没有手语翻译员和听打员的协助,我(心理师王嫊淩)无法将长辈们彼此要传达的讯息,有效的做出核对并协助大家沟通。虽然这过程,大家随时都要注意手语翻译和理解聋人长辈的表达,也要注意听打员透过打字清楚呈现我给予的指导语,大家忙着认真的理解彼此,气氛更显得十分欢乐与温馨。

此时无声胜有声:「沙盘游戏」如何搭起聋人长辈间的桥樑

这一次团体经验,深刻的展现非语言的肢体与眼神的尊重,是人与人之间最好的连结与沟通的利器,生活有太多被蒙蔽的理所当然,理所当然你应该要听懂我说什幺。然而在这个团体里,对于聋人无法说话,一般长辈也在学习给出理解,同时也给出更多的尊重,去了解他们想告诉我们聋人的世界在经历着什幺?

大家观赏着自己创作的沙图,纷纷感到无比的满足,大家安静欣赏着沙图心情,此时更是无声胜有声。

延伸阅读:让无法言语的人也有机会表达心声的「沙盘游戏治疗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