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O生活谷 >一座图书馆与一个城市:新竹州图书馆 >

一座图书馆与一个城市:新竹州图书馆

一座图书馆与一个城市:新竹州图书馆

文/吴君薇・摄影/董昱

科技日新月异,知识的内涵与形式也不断地更迭变换。从过去到现代,每个城市里都有那幺一座图书馆,在城市的一角与人们一同学习、成长。在新竹,护城河边也有座精緻小巧的「新竹州图书馆」,即将伴随新竹人们走过一世纪。因地目认定争议尘封数十载的它在年轻朋友眼中看来或许有些神秘,却是许多五、六年级生的共同回忆。不论你是否去过,让我们一起揭开它的身世,想望它的未来。

1944年新竹地区的美军航照图,其中的「Library」即是新竹州图书馆的位置。

虽然台湾早在清领时期各地就有「书院」、「鸾堂」等组织教化民众识字读书,但尚未有「图书馆」的概念,书籍经卷等多属于私人收藏或国家中央;设有「文库」的书院也仅有特定家世背景的儒生能够使用。

在台湾,收集各式书籍并公开展示,这样的概念乃是受日本人影响。明治时期,福泽谕吉在《西洋事情》一书中,介绍西方「文库」的经营,引入公共图书馆的概念。1872年,「书籍馆」于东京汤岛诞生,当时採收费制,于1897年改制为「帝国图书馆」,是日本第一间公共图书馆。1895年,日本开始统治台湾,治理初期重视军事与经济,轻文教,并未主动兴筑相关设施。

台湾最早的公共图书馆是在1898年由民间向官方倡议,在民政长官后藤新平官邸开了「台北图书馆发起人会」后才开始筹备。1901年,「台湾文库」在淡水正式开幕,也是目前国立台湾图书馆最早的前身。然而,初期台湾文库的使用者以日籍的官员、文化人士与商人居多,缺乏「公共」的意义。当时的《台湾日日新报》报社会计主任石坂庄作深知读书对于基层民众的重要性,在1908年自力于基隆创建「石坂文库」,成为台湾最早的私设且不收费的公共图书馆。

新竹的第一座图书馆,又是什幺样子呢?1906年,「新竹文库」诞生于当时的新竹小学校内。虽然称开放阅览,但实际上採取会员制,使用者仍以日本人居多。新竹地区文风鼎盛,有阅览需求的人口众多,「新竹文库」这样的私人图书馆并不能满足当时的民众,地方上也有倡建的讨论。

新竹州图书馆内部。

新竹州图书馆的设立,与裕仁皇太子(即后来的昭和天皇)来台参访有关。当时的「新竹街」以皇太子行启纪念为名,向总督府申请预算兴建地方的公共图书馆。原本由新竹街役所提出的图书馆兴建计画,被新竹州厅提升到「州」图书馆建立的等级,最后募得35,278圆84钱,在完工,同年8月31日天长节开馆,正式命名为「新竹州图书馆」。

一座属于城市的图书馆应该是什幺样子?早在当时,主事者定位这座图书馆应该要有「参考图书馆」与「通俗图书馆」的功能,也鼓励离开学校的社会人士也能到图书馆中自我进修。然而,台湾人对于使用图书馆的想像,仍是与求取功名直接相关,甚至在后期也影响图书馆的硬体规划。1930年增建,将儿童与妇女阅览室独立出来,重新开馆那天还举办了「开馆纪念童话会」,并在之后每个月定期举办两次。

1932年到1937年,是日治时期的新竹州图书馆最热闹、充满活力的日子,有时与学校合作办理参访活动;有时赠送纪念手册、活动照片与播放电影。此时的图书馆,是不同年龄、阶级、国籍,相遇、汲取新知的场所。

然而,好景不常,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,战争的阴影也悄悄地蒙上新竹州图书馆。新竹州图书馆成为「皇民奉公会」的附属机构,除了担负着社会教化、精神涵养的种种责任,也为当时的日本政府宣扬从军、安定人心。

新竹州图书馆正面有大块水平分割的洗石子墙面,为「近世复兴式建筑」的代表。

1945年战争结束,新竹州图书馆改名为新竹市立图书馆。1950 年,因台湾行政区域划分变更,新竹市併入新竹县,更名为新竹县立图书馆。虽说1982年又因县市分家而造成诸多窘境与难题,但你也可以因此发现, 这座图书馆与「新竹」人们的关係密不可分。

1952年,于图书馆中成立了「新竹文献会」。新竹文献会除了研究种种有关新竹的旧文献之外,发行以文史讨论为主轴的《新竹文献会通讯》,也成立了各乡镇市的故事採集站、纂修《新竹县志》。

有志于在地文化事务的前辈们,在这里挖掘家乡史料、採集故事,深度地介绍地方风土文物,在记录既有的历史时,也提供读者更深入的视野。能够有这样的产出,也代表图书馆已不再像日治时期,仅专注于通俗知识和语言的传播,已跻身「专门图书馆」的行列。

许多经过护城河的朋友,都对这栋紧闭大门的神秘建筑好奇无比。图书馆为什幺会关闭呢?1979年,当时的「台湾省政府委员会」通过新竹、嘉义两市升格为省辖市的申请。但最初因省政府认定新竹县政府仍能留在新竹市区执行公务,因此未多做交接準备,埋下了日后冲突的种子。

1984年3月,新竹县政府将土地与建物标售,最后被新光人寿以6,678万元标得,打算兴建大楼。原本新竹县政府保证为商业区的土地,但之后新竹市政府认定为机关用地,且新竹州图书馆在1998年被指定为古蹟,不得拆除。对此,新光人寿提起诉讼,经过多年缠讼,此案于2010年三审定谳,新竹县政府须赔1亿448万多元给新光人寿。

新光人寿购得该地之初,还有员工进驻办公,空间里也留下些许蛛丝马迹。虽然诉讼带来了尘封十余年的结果,却也意外地使州图书馆蒙上了神秘面纱,让人更期待后续修复与活化的结果。

州图书馆在地目争议中曾一度挂上新光人寿的招牌。

一座城市需要怎幺样的图书馆?城市又需要什幺样的阅读、交流空间来为下一代保存知识?要搭建什幺样的平台,知识才能互相激荡并启发创新?

这些问题,九十年前的建筑师也曾思索良久,他以泥塑铭刻那个年代对于「图书馆」的想像,高悬于图书馆玄关中央,那是最温柔而深刻地叮咛:图案正中是象徵日本皇室的菊花纹章,标誌着图书馆的建馆源起;旁有对称的火炬与羽翼,象徵知识带给人们光明与自由;图案下方妆点生命力旺盛的莨苕叶(注一),希冀图书馆也能如野火燎原那般广布知识。除了这个纹章之外,新竹州图书馆的室内灯座、线板也都有式样优美的纹饰,标誌着那个年代,众人对于新竹州图书馆的期盼与重视。

当代社会的阅读习惯快速变迁,人手一机的年代,图书馆也产生新的形态。或许我们不再需要一个权威、巨大的藏书库,而是一个在城市中心的知识绿洲。新竹州图书馆的修缮作业已经开始,让我们一起期待它的未来。

新竹州图书馆中庭「如海」石碑,为北郭园遗石。

1906年:新竹第一间图书馆,新竹文库设立。
1925年:新竹州图书馆开幕。
1930年:新竹州图书馆增建,重新开馆。
1945年:新竹州图书馆改名为新竹市立图书馆。
1950年:因新竹县市合併,更名为新竹县立图书馆。
1952年:新竹州图书馆中成立「新竹文献会」。
1984年:新竹县政府将土地和建物标售,后续引发地目认定争议。
1998年:被指定为古蹟,不得拆除。
2010年:三审定谳,地目认定争议落幕。

图书馆玄关中央纹饰,象徵图书馆的知识能带给人民自由与光明。

 

参考资料:新竹市文化局,2016,《市定古蹟新竹州图书馆调查研究暨修复再利用计画》

注一:莨苕是生长在地中海沿岸的一种低矮的多年生草本植物。莨苕生命力十分旺盛,象徵重生、复活,因此常用于各式神殿的装饰。莨苕叶型柔美流畅,除了影响希腊建筑至深之外,莨苕叶纹饰后来更发展为罗马卷草纹、阿拉伯藤蔓等,成为西方建筑中重要的特色纹样。